“搅动者”合肥 是怎样让青岛“失守”的? 安

“搅动者”合肥 是怎样让青岛“失守”的? 安

时间:2020-03-24 06:52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标题: 挤水 的青岛,何以解渴

图片来源:摄图网

今年,青岛开年不太如意。经国家统计局重新核算后,青岛新披露的2018年GDP由原来的12001.5亿元变为10949.38亿元,核减千亿元左右。

这相当于挤掉了一个普通3、4线城市的经济体量,使青岛排名从原来的12名下降至16名,落后于无锡、宁波和长沙。尽管2019年青岛GDP仍增长6.5%至11741.31亿元,但将大概率维持在16名的位置。

若将眼光放远些,青岛 被超过 并不算令人意外。早前,成都、武汉和南京GDP分别于2011年、2012年和2014年超过青岛。也有人统计,在工业经济上,2009年排名第十的青岛,到2018年已下降至15位,被宁波、成都、武汉、长沙和杭州超过。在外界看来,民营企业力量不足、产业结构过于传统,是阻碍青岛发展的短板。

近期,青岛的招牌企业 海尔集团在青岛召开发展规划工作专题座谈会,与众不同之处在于,这场座谈会由青岛市委书记王清宪主持。在会上,海尔集团定下了 四年5000亿,再造一个新海尔 的目标。

而对于青岛这座城市来说,这也是一个新的机会 王清宪指出,青岛要整合全市资源,全力支持海尔平台建设,整合全球资源,将青岛打造成世界工业互联网之都。

这一目标,并非青岛首次提及。但结合近期中央密集部署 新基建 的背景,作为7大 新基建 之一的工业互联网,或许能够成为青岛在这个略显暗淡的开年之际的新转机。

家电业 失守

图片来源:摄图网

青岛的前进与倒退,与其龙头产业 家电业发展的轨迹几乎同频。

上世纪90年代至21世纪初期,青岛家电产业在技术改造升级的浪潮下迎来一轮飞速发展。青岛统计信息网的数据显示,自1985年至2009年,青岛家用洗衣机产量由0.48万台增长至488.7万台,家用电冰箱产量由1.66万台增长至827.2万台,彩电则由6.6万台增长至1064.7万台。

同一时期,青岛GDP排名一度冲进全国十强。

2005年,青岛GDP增速连续两年超过16%,达到数年来的峰值。第二年,在当地媒体的一篇报道中,青岛家电产业集群实现工业总产值540亿元,占青岛当时的六大产业集群工业总产值近1/3。在青岛家电业崛起的 五朵金花 中,仅海尔一家在青岛及其周边地区就吸引了70余家供应商。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 北青岛,南顺德 划定了全国的家电业版图。

2007年, 搅局者 出现。安徽省政府在钓鱼台国宾馆高调宣称,要把合肥市打造成与广东顺德、山东青岛并肩而立的家电制造基地。在其计划中,八到十年左右的时间后,合肥将超越顺德和青岛,成为中国乃至世界最大的家电制造基地之一。

对于当时风头正劲的青岛,这种说法多少有些 蚍蜉撼树 。毕竟此前不久,青岛经贸委有关负责人刚向媒体宣布,青岛成为全国最大的家电制造基地。

令业内人士没有想到的是,转变比想象中来得更快。到2010年,合肥家电业企业工业总产值已突破千亿大关,这让当时的合肥市家电协会会长李鲁北信心满满地说,中国家电制造基地版图从 北青岛、南顺德、中合肥 变为 合肥、青岛、顺德 。而到2018年,合肥家电 四大件 产量拥有全国25%以上的市场份额,超过顺德、青岛,连续多年居首。

事实上,转移阵地的大量企业,早已预示了这一趋势。与美的、长虹等企业一道,海尔早在十年前就已将制造端迁至合肥。在青岛去年举行的一次答辩会上,海尔集团总裁周云杰分析,在用地、用工成本以及招工难度上,合肥都低于青岛。更明显的差距体现在本地配套率上:与合肥70%相比,领先数十年的青岛仅有40%。

家电业 失守 只是一个开端。在合肥逐渐登上全国制造业重镇的同时,青岛制造业开始缩水 其工业总产值在2015年达到峰值18019亿元后,一路下滑至2018年的11389.78亿元,3年间 蒸发 了超过三分之一。

无中生有 的可能性

图片来源:摄图网

为何在领先多年的情况下,会被合肥在短时间内反超? 这个问题近年来在青岛被反复讨论。而其中,最令人不解的是,作为青岛的 王牌 ,其家电业的本地配套率为何会差合肥如此之多?

在青岛工信局局长姜波看来,一个核心问题就是产业生态打造不到位,包括土地、资源、人才、日常生活等等,各领域往往都是各行其是,搞人才的、搞创新的、搞产业的,在招商过程中没有很好地互动。而具体到操作层面,对龙头企业重视不够是原因之一。

龙头企业来了,自然会带动很多上下游企业。 他反思道,对龙头企业要开绿灯、 吃小灶 ,让它们感受到我们的重视,通过它们以商招商,打造完整产业链。

青岛的改变,在海尔与其工业互联网板块的选址中体现的尤为明显。

早在2017年,海尔曾将青岛外首个区域总部落地松江G60科创走廊。根据当时的协议,海尔将在此打造全国智能制造和工业互联网领域的标杆项目。两年后,一个名为COSMOPlat卡奥斯的国家级双跨平台创新应用体验中心正式启动。

据海尔官方介绍,COSMOPlat是海尔推出的具有中国自主知识产权、全球首家引入用户全流程参与体验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在去年工信部发布的十大双跨工业互联网平台中,海尔COSMOPlat不仅入席,而且被排在首位,居于航天云网、华为、阿里等企业平台之前。

何为双跨工业互联网平台?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信息化研究中心博士袁晓庆曾分析,工业互联网平台建设总共分为四个步骤,分别是0-0.1阶段的单点突破期,此时亟需推出杀手级工业APP;0.1-1阶段的垂直深耕期,主要任务是打造行业级平台;1-10阶段的横向拓展期,打造跨行业、跨领域的平台;以及最后的生态构建期,形成赢者通吃的局面。

而《国务院关于深化 互联网+先进制造业 发展工业互联网的指导意见》中提出,到2020年支持建设10个左右跨行业、跨领域工业互联网平台,并2035年建成国际领先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原因在于,培育国际领先的工业互联网平台,事关未来10-15年工业操作系统主导权之争。

换句话说,无论是行业发展、还是国家布局,在工业互联网发展进程中,双跨工业互联网平台都具有重要的意义。

对于青岛而言,这更是一个难能可贵的资源。

从去年开始,青岛就启动了一系列关于新兴产业的布局,其中不少都与 新基建 相关。去年11月,青岛启动了国家人工智能创新应用先导区建设;王清宪还表示,青岛将出台包括风投、5G、人工智能和机器人等一系列产业政策。

但眼下,青岛并没能获得更多细分行业的政策支持。在近期科技部发布的新一批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创新发展试验区中,新增了重庆、成都、西安、济南四市,青岛与之失之交臂【猜你想看: 人工智能赛道,这些城市已站上 风口 】;而在工业互联网领域,标识解析体系作为网络的基础,已形成了北京、上海、广州、武汉、重庆五个国家顶级节点。

工业互联网对青岛有着深远的意义。在许多人看来,具有制造业基础的青岛,是工业互联网所需的绝佳场景。去年,市委书记王清宪也在多个场合提到打造 世界工业互联网之都 。而要实现 从无到有 ,抓手正是海尔。

在COSMOplat总部基地选址仍不甚明朗之际,王清宪亲自参与海尔的发展规划,或许预示着一个新的开始。

产业转型的难题

图片来源:摄图网

但有了产业布局,就能改变青岛制造业大市的惯性吗?

不少人对青岛制造业的印象,来自海尔和腾讯的一次交锋。那是2004年的 CCTV中国经济年度新锐奖 晚会,马化腾向张瑞敏推销QQ后,遭到对方婉拒。他的回答是, 感谢你的动听说辞,但这没有说服我 。此举引发了不少议论,一种声音是, 一个连QQ都不用的CEO,难怪海尔没办法转型互联网 。

青岛转型的难度之大,不仅体现在 错失 互联网上。

在2017年山东民企百强榜单出炉后,有人惊讶地发现,青岛上榜企业仅6家,在全省排名第七,落后于东营、烟台、潍坊、滨州、淄博和临沂。

一年后,青岛市工商联、青岛市民营经济研究院发布《2019青岛市民营企业100强调研分析报告》指出,2018年青岛百强民企营业收入总额为5065.48亿元,与此相比,深圳仅华为一家企业,同期营业收入总额就达到了1090亿美元,约7600亿元。

2019年青岛政府工作报告对此总结,当前, 实体经济面临一些发展中的困难,民间投资不旺,对外贸易存在不确定性;传统产业转型升级慢,新兴产业比重偏低。 更进一步的原因,则是 有些政府工作人员在解放思想、更新观念、担当作为方面还有差距,服务水平有待提升,营商环境仍需优化 。

直到现在,青岛家电业仍未能摆脱发展瓶颈。在今年初的山东省两会上,省人大代表、海信集团总裁贾少谦就提到,中国家电产业的 区域竞争 已上升到整个 产业链 的竞争,但相比珠三角,青岛的家电产业配套以及升级能力还比较单薄,相关政策和优惠措施的力度不大,远不如广东。

如今,产业的问题,已经向更多领域扩散。

不久前,智联招聘发布了2019年冬季求职期城市的平均薪酬排行。青岛以7853元位居全国第28位,其对标的深圳为10477元。

3月10日,青岛日报回澜阁专栏发表署名海纳川文章《根在产业结构》,以官方媒体的身份回应了 工资低 的问题。文章直言,

工资不高,实质是产业结构老化问题,传统产业比重太大,引领性创新产业太少,从业人员数量有限。 而归根结底, 还是我们的产业构成总体上不行。 去年,青岛提出流程再造,顶格协调推进机制,指出 官越大越是忙,级别越高越要担当 ,以减少从上而下的协调困难。政府开展自我革命,转变思维,这是一个好的开始。但在 世界工业互联网之都 这个既定目标面前,青岛显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来源:城市进化论 文字| 杨弃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