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听医者心路」鞠芳:掬心前行 一路芬芳

「聆听医者心路」鞠芳:掬心前行 一路芬芳

时间:2020-03-16 09:36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想象中的肿瘤患者敏感而脆弱,生命随时面临凋逝,鲜活生命备受煎熬中,失去对生的渴望,灰暗的世界,个让人感到压抑。但是,在来到我们肿瘤科,医疗秩序井然,患者情绪稳定,病房里时常响起医患在一起欢乐的笑声。 心无旁骛,在从医路上执着前行 在肿瘤临床一线工作的23年中,我与他们一起在抗癌路上同行过、战斗过。面对过太多身心痛苦的患者,看到过太多生离死别,让我对他们渴望生命的心情有深刻的理解。1996年,我以“优秀毕业生”身份,从青岛大学医学院毕业。我的理想是做一名外科大夫,通过手中神奇的手术刀解除病人的痛苦。当时恰逢医院组建肿瘤科,我思考再三,放弃了保送研究生的机会,进入肿瘤科工作,开始了自己的行医之路。在当时,无论是老百姓还是医务人员,大多对肿瘤认识有限,治疗手段落后,抗癌药物副作用大,大家对癌症都有一种畏惧心理。目睹肿瘤患者治疗中的痛苦后,病人的无助与对生的渴望,改变了我作为外科医生的想法,鞭策着我向肿瘤学科发起“进攻”,不断学习和提升。现在来看,我的选择是正确的,也是幸运的,我见证了肿瘤科室一路从无到有,由弱变强的发展工程,我也的伴随着科室发展同步成长。先后于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奥地利维也纳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美国纽约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进修学习,师从马学真教授攻读肿瘤学硕士学位,师从于金明院士攻读放疗专业博士学位。 在我35岁那年,领导把肿瘤科负责人的重担放在了我的肩上,医院和肿瘤医院合并,肿瘤学科发展迎来的快速发展阶段。近年来,医院先后配备国内先进的图像引导放射治疗系统、国际先进的立体定向外科放射治疗系统(速锋刀)、术中放射治疗系统,我们的团队掌握了国内、国际先进肿瘤治疗技术,科室成为青岛市A类重点学科、山东省重点专科,岛城的肿瘤患者不出青岛就可享有先进的诊疗。山东大学医学院肿瘤放疗专业博士、青岛大学硕士研究生导师,青岛市卫计委优秀学科带头人,23年,从青春芳华到年近不惑,从名不见经传到专业担当,我在专业上完成了蜕变,所有的这些让我内心充满了自豪,让我对专业发展信心百倍。 严谨、认真、负责任、勇于奉献,是一名医生必须具备的素质,我一直这样要求自己和我的团队,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在专业上的“较真儿”,总觉得这个“真”不能不较啊,在死神设置的难关前,没有什么能比遇到一个好医生和治疗团队更让病人安心的了吧。我每周一专家门诊,周二科室病例讨论,周三、周四大查房、多学科会诊,周五业务学习,周末学术交流;每天中午审核下级医师放疗方案,下午五点带领医护人员晚查房,晚上八九点钟下班是家常便饭,过了零点就干脆在办公室住下也是有的,十二年如一日。制定一个精准放射治疗方案,勾画肿瘤靶区我们毫米必争,保护正常器官我们百分之一不让,和家属谈肿瘤病情、谈放化疗,常常谈到家属潸然泪下,我们又怎么忍心不去安慰、不去鼓励…… 心怀若谷,用爱守护生命的尊严 十年前的一天,我接诊一位几十年慢支、肺气肿及肺心病病史的肺癌老人江阿姨,放疗或许是最后机会,但难度极高、风险极大,有可能因为治疗损伤肺功能,使老人的呼吸困难更加严重。我对老人家属说:“你既然把她交给我,我就把她当亲人来治!”这句话让老人吃了一颗定心丸。我们组织了全院多学科会诊,“图前一分钟,图后十年功”,采用了旋转聚焦的精确放疗技术,我们在每一层CT图上细细勾画,每个病灶和器官的剂量上细细考究,把剂量集中在病灶上,不伤害周围的肺组织。老人的肺部病灶奇迹般的完全消退了。一年后,我又为她实施了二程精确放射治疗,复发的病灶再次完全消退。江阿姨病程历时十年,前后大大小小进行了81次放疗,在八十岁高龄时去世。阿姨生前对我百分百的信任,她说是我陪她度过了九九八十一难,三次救了她的命!要认我做干女儿。以心换心,我用实际工作赢得老人的信任。 有时能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平常,只要有空,我就和病人、家属聊聊病情,拉拉家常,时常沟通,了解病房每个病人的情况,以朋友的方式对待他们,逗他们笑一笑,缓解压力和放松心情。有人说,肿瘤科医生因为见到生老病死比较多,所以他们都比较冷血。在我看来,恰恰相反:“做医生时间越长,我们对生命更加珍惜,也对生命更加敬畏。我们在做每一份工作的时候,会更加认真,也就是我们讲的胆子更小。我们救治的病人越多,我们对病人背后意味的生命承受之重、以及生命背后家庭的重托感受就越加深刻,不是越来越冷漠,而是心里的责任会更加强烈”。 在我们科里发生的另一件事情让我记忆深刻。那是一个刚交完早班的一个上午,一位前列腺癌晚期转尿毒症而进行血液透析的病人的妻子,不堪忍受丈夫临终前遭受的痛苦和即将失去丈夫的精神压力而抑郁症发作,在病房里又哭又闹,又喊又叫,歇斯底里地扬言要带病人跳楼,……得到消息后,我把接警赶到的110警察挡在门外,避过砸过来的鞋子,冲进了病房,握住了她挥舞的双手,口中一遍一遍说着“我是鞠大夫,我是来陪你的。没事了,没事了”,扶着她慢慢坐下,听她哭诉、陪她落泪,整整一个白天,直到她平静下来后。 晚期恶性肿瘤患者是个特殊的弱势群体,关心他们的生活质量,是对生命的敬畏和人格的尊重!如果不能延长生命的长度,唯有选择坚强,本着科学的态度和人文关怀精神,与病人、家属一道负重前行,努力拓展生命的宽度,让每一天更充实、精彩,更豁达、乐观。 坚守信念,对亲情却有无尽的愧疚 我深知选择医生这个职业,就意味着责任和奉献。我从来不后悔过自己的选择!从医23年,尽职尽责做一门合格医生,是患者眼中最美医生,但我不是一个合格的好女儿,不是一个称职的好妈妈。当我妈妈身患乳腺癌躺在我们医院乳腺外科的病床上、而我不能时刻陪伴她身边,她没有一句抱怨;我的女儿因为有一个这样的妈妈而格外地自立,如今她是青岛二中一名学习成绩不错的高中生,井井有条地生活、学习、憧憬自己的未来。我是那么的幸运和幸福,我的爸爸、妈妈从来只有理解我、心疼我、支持我;我的女儿对我工作很理解,她知道不能像其他妈妈一样经常陪在自己身边的我,能为许多人解除病痛,是个了不起的医生。 在临床工作这些年,我始终记得医学生誓言,从未忘记信念、责任和追求。我休过两次长假,一次是脚伤骨折。夜里八点多加班后,下班路上用微信继续与同事谈工作,下台阶的时候一脚踏空,脚趾骨折休了三周,拍片还没长骨痂的情况下就回到了忙碌的工作中。另一次是爱人做手术。2015年秋天,我爱人突然查出患直肠癌,他是一名神经内科医生,在北京做手术的时候,恰逢我的在职博士学位答辩。当我带着作为肿瘤病人家属的心痛、作为一名博士生答辩的巨大压力,深夜疲惫地拖着装满论文的行李箱,在济南西站搭不上直达北京的高铁,凌晨两点在天津站中转赶车狂奔的时候,内心依然有无比坚定的信念,脸上却忍不住脆弱的眼泪在飞。 我爱人在得知自己得了直肠癌的那一刻,一台预约好的脑血管支架置入四级手术正在等着他上台,我问你行吗?他说没问题,不能辜负病人的托付,他冷静地做完一台完美的手术,脱下沉重的防护铅衣,松开丝毫不知情的家属紧紧握着感谢他的手,转身开始面对自己为期半年的手术、放疗、化疗之路。三年多了,我骄傲地告诉大家,他和他带领的神经介入团队,开展的脑血栓急诊取栓术,接听了上千个深夜喊他去急诊手术的“催命午夜凶铃”,手术量位居岛城第一、全省第三;他成立了高效运转的环胶州湾卒中救治群,为很多垂危的脑血栓患者挽救了生命、恢复了功能。 我,是一名忙碌的肿瘤医生,是众多工作在临床一线的医生中的一员,我帮助了很多人,给众多的患者带来健康,也经历过癌症的生死煎熬,看到过病人和家属的痛苦面容,体会过脆弱和坚强。一路走来,我与大家分享的既有辛勤付出,也有甘醴的收获,这将成为我的、我的财富,是激励着我不断前行、永不会枯竭的源动力!